六开彩开奖结果

梅州落马书记:常劝下属不整人 自己举报同僚后丢官

发布日期:2019-09-11 06:04   来源:未知   

  同时勉励干部,其中一句大意是:在官场上,绝对不要去整人,因为人在做天在看。

  这一天,广东省一年一度的“三纪班”(领导干部党纪政纪法纪教育培训班)在省委党校开班。到了半夜,有人听到,时任梅州市委书记朱泽君还在打电话,很大声,像是在吵架。

  免职消息是在8月15日夜间宣布的。他很快回到广州,在饭局上忍不住向友人诉苦。除了抱怨梅州官场的某些地方派系,令工作很难开展,他还直指时任梅州市委常委、纪委书记李纯德不睬他,指挥不动。

  同日,李纯德也遭免职。此前,两人均曾亲往省纪委举报对方。这在官场极为罕见,亦引发公众震动。

  澎湃新闻记者多方了解,朱泽君对李纯德的举报涉及一起“录音门”事件,在官场屡被传为朱氏设计陷害。其虽曾向媒体做出澄清,仍未消解如是流言。

  待到今年8月23日,朱泽君没能再次出现在“三纪班”上。6天前,调任广东省工商局局长不足一年的他,在许多人的“意料之中”落马。“严重违纪违法”的通报,比起半年前李纯德因“严重违纪”而受到的开除党籍和降职处分,显然严重得多。

  在给“三纪班”做最后一堂辅导报告时,广东省委常委、纪委书记黄先耀谈及朱泽君等人被查带来的“非正常减员”,遗憾不已。他用“两面人”来形容朱泽君们,“这些人在领导岗位上都是说一套做一套、表面一套背后一套、台上一套台下一套。”

  据网易路标报道,两人同时调离的导火索,是一起“录音门”事件。为拿到李纯德的把柄,朱泽君曾授意当地一名处级官员宴请李,请托私事,故意谈及送钱细节,并全程偷录对话。事后,朱泽君直接将“录音带”交给广东省相关领导,要求查处。

  澎湃新闻记者从多位梅州官场人士处也听到类似说法。据称,这名官员为梅州某县公安局局长,与朱泽君交好,曾被举报履历造假及贪腐等问题。该局长请李纯德在广州吃饭,希望帮助解决此事,同时还偷偷做了录音录像。此后,朱泽君拿着这一材料亲自去举报李纯德。

  朱泽君一口咬定,李纯德在处理此事时涉嫌敲诈勒索。去年10月,朱泽君向财新记者解释,该局长在和李谈话时悄悄录音,事后扬言要公开材料。其认为纪委书记涉嫌敲诈不宜宣扬,所以主动压下此事,SEO优化排名需要多长时间?,并亲往省纪委举报。

  上述多位梅州官场人士则称,事实上李纯德并没有答应公安局长请托,举报内容最多够得上大吃大喝或打麻将等“违反八项规定”的情节。

  去年12月,广东省纪委调查后通报称,李纯德违反廉洁自律规定,收受他人礼品,违规接受私人宴请,违反财经纪律,违反社会主义道德。

  在梅州官场,不听朱泽君“指挥”的李纯德,几乎是个特例。多位梅州政商界人士提到的细节是,朱泽君来到梅州后,很快树立起权威,副市长以上参加的会场上,朱泽君不点名没人敢开口;甚至在食堂里,干部们都要等朱泽君来了先吃才敢动筷。

  谈到朱、李二人不和,不止一人向澎湃新闻记者分析称,两人均是秘书出身,所以互相看不上眼。

  李纯德在2006年出任梅州市委常委、纪委书记前,工作的17年时间(除了挂职)都在广东省纪委度过,早年曾是时任省纪委书记(后任省政协副主席)王宗春的秘书。

  比李纯德年长一岁的朱泽君,最早在老家茂名当教师,后来到了省委办公厅政治处,被引荐给时任省委副书记郭荣昌,做了5年专职秘书。据当时的举荐人回忆,举荐原因是,朱泽君做事扎实认线月,朱泽君赴任广州卫星城增城市副市长,开启了地方执政生涯。

  梅州退休官员冯达(化名)向澎湃新闻记者回忆,朱泽君曾多次在干部大会上深情自白,回忆老领导郭荣昌送其到增城就职前赠他的几句寄语,同时勉励干部,其中一句大意是:在官场上,绝对不要去整人,因为人在做天在看。

  “他虽然把这句话放在嘴边,怎么做却是另一回事。现在看来,老书记或许是了解他的性格,才这么说的。”冯达举例道,梅江区某街道办负责人因得罪朱泽君,朱借其缺席某次会议而当场将其撤职,但事实上他因公外出早已向该区区委书记请假。

  一位熟悉梅州官场的人士告诉澎湃新闻记者,梅州领导班子对朱泽君多有不满,有市委常委曾坦言朱泽君工作不按组织程序,以后很容易出事。如今一语成谶。

  “做市长的时候抢书记的活,做书记的时候抢市长的活。”梅州官场对朱泽君曾有如是评价。

  朱泽君精力之充沛,投入工作之热情,有目共睹。一位省级媒体人告诉澎湃新闻记者,有次专访朱泽君,聊到了半夜1点多,他还叫来几位干部,补充回答某些问题。

  在熟悉梅州政情的资深媒体人杨宁(化名)的印象里,朱泽君经常召开千人以上干部大会,有时甚至从下午一直开到晚上,他本人口才了得,讲话发言长达几个小时,中途也不间断。

  2012年4月的一场全市新型城市化工作会议,给很多人留下深刻印象。朱泽君在会上亲自演示了以“增城一天”、“德国一月”为主题的两个课件。这两个课件均由他本人拍摄的大量照片制作而成,通过展示增城和德国优美的城乡环境,意在激发大家追求宜居宜业宜游城乡环境的激情和热情。

  朱泽君非常重视环卫工作。此前澎湃新闻曾报道,朱泽君曾因两次造访一所学校发现卫生状况不佳,而将校长免职;他还力推机关单位“拆围建绿”,本意是“还绿于民”,但在开放和安全的平衡之下,有的单位拆了围墙又拉铁丝或聘安保,“形式主义”之余,上百万财政花费难免浪费之嫌。这也令朱泽君收获了“朱拆墙”的恶名。

  有一段时间,当地党报在头版刊登朱泽君的会议新闻时,还会配发“朱泽君经典言论”。

  在剑英公园里,一排廉政教育橱窗中,朱泽君作词的“公务员之歌”与国歌等并列。

  而在教育工作上,朱泽君提出“博学善思、尊道厚德”的口号,也很快就挂满了各个中小学。梅州最好的学校东山中学还在楼顶竖起了刻有这8个字的霓虹灯牌,到了夜晚,格外夺目。

  在梅州的大会小会上,朱泽君常常把“科学规划”放在嘴边,这也是他在增城工作13年的心得,增城三大主体功能区规划思路曾广受好评。但很多梅州干部看到的却是朱泽君的“另一面”。

  梅州市下辖丰顺县的一位干部告诉澎湃新闻记者,电声是丰顺支柱性产业,作为全国三大电声主要生产基地之一,丰顺电声产量占全国电声产量十分之一。朱泽君在担任梅州市长时,却严令丰顺不准搞工业,所有工业企业必须关掉,声称丰顺“喇叭越响死得越快”。但几年后,朱泽君担任市委书记时,又反过来鼓吹梅州希望在丰顺,寄望于丰顺电声行业做大做强,“喇叭吹响全世界”。该干部称,朱泽君前后两种思路判若两人,让人不解。

  他似乎也已不是当初那个尊重法律的朱泽君了。《海南日报》“两广考察”系列报道曾称,在增城时朱泽君很注意避免行政违法,每次市委常委会、市政府常务会,都会请律师到场。

  但在梅州,朱泽君曾在大会上公开要求,在梅州高速公路上竖块牌子:“超速不罚款”。他的说法是,人们开车来梅州是给梅州送钱的,开得越快送得越多。

  在征地拆迁方面,朱泽君也独创了一套工作办法。为了防止被征地居民在赔款问题上闹访,梅州当地党报上会刊登一则则征地赔偿款的公证信息,逾期不领,即自动没收、上缴财政。

  杨宁评价,此举看似法治思维,实际上却是权力的滥用,带有恐吓的性质,民众丝毫没有协商和选择的余地。

  据《南方都市报》报道,在增城的一次干部大会上,朱泽君曾用三个词总结打造增城北部旅游区经验,即“造树、造景、造谣”。他解释,“造谣,就是要做好宣传工作,很多文化典故其实都没那回事的”

  “造谣”说也被带到了梅州。在朱泽君的倡议下,2013年6月,市委市政府发起了“我带大家游梅州”的主题活动。在现场会上,朱泽君说,要培养引进一批高素质、懂“造谣”(即会编故事)的导游队伍。

  以平远县为例,朱泽君把五指山(因形似命名)改为五子山,脐橙改为慈橙,令当地居民哭笑不得。朱泽君离任后,当地政府又悄然为它们改回原名。

  一位梅州处级干部向澎湃新闻记者透露,朱泽君之所以为脐橙改名,是认为“脐”字不雅,但脐橙本是著名的橙子品种,如此改名让人一头雾水,贻笑大方。

  除“造谣”外,朱泽君还有一句知名的“贬词褒用”语录政府发展经济要“空手套白狼”。意思是,政府不花钱建设公共服务设施,而是给开发商地块,让其在开发商业项目的同时配套完成投资建设。

  2010年7月,海南省党政代表团赴广东考察,时任广东省省长黄华华还特别将刚刚赴任梅州几天的朱泽君召回广州,为考察团担任“讲解员”,介绍上述经验。

  据《海南日报》报道,朱泽君当时对考察团说,有油有盐谁都能烧出好菜,没油没盐也能做好菜,才算真本事。

  他举了增城建挂绿广场的例子,政府策划加规划,以商场换广场,广场又旺商场。政府不掏一分钱,把5万多平方米旧城区的地划了3万平方米出来规划建广场,剩余2万平方米建商场,然后招商引资,要求投资者先建广场再建商场,仅用了一年多时间就实现了。

  2013年,朱泽君力推的嘉应歌剧院,由梅州客家文化产业发展有限公司投资6.8亿元开工建设。该公司股东包括三家省市级传媒集团,大股东则是民企北京国丰源投资有限公司。梅州官方将该项目描绘为,“按市场规律,由投资方自主投资建设运营”。

  嘉应歌剧院只是庞大的客家文化产业基地的核心项目之一。该产业基地总规划有3300亩,首期建设项目除了歌剧院文化综合体,还有文化产业孵化区、传媒文化中心等。

  公开资料显示,梅州客家文化产业发展有限公司拟在梅龙东路以南、梅水路以西的用地上,建设嘉应歌剧院文化综合体商住小区。具体方案为:该商住小区规划用地面积45683㎡,建筑占地面积13704㎡,总建筑面积184400.6㎡,容积率3.2,建筑密度30%,绿地率35%。

  这个名叫“壹江南”的高端住宅区,于2014年1月5日开盘,但一些地产网站信息显示,其开发商为广东国丰源置业有限公司。开盘时8500元/平方米的均价,在梅州偏高,令很多普通市民望而却步。

  该项目也引发了不少质疑。梅州一位退休干部与澎湃新闻记者聊起此事时,语气愤然,“名义上政府建设歌剧院没出钱,但低价出让土地开发住宅,损失的土地出让金至少数十亿。”

  工商登记信息显示,梅州客家文化产业发展有限公司还投资成立了数家房地产企业:梅州万源房地产有限公司、梅州嘉应新天地有限公司、梅州嘉印象物业有限公司、梅州四季东方园林绿化有限公司、梅州状元坊房地产有限公司。

  据《中国青年报》2007年一则有关“增城现象”解读的报道,朱泽君曾“三顾茅庐”,请来“碧桂园”老总杨国强,大手笔建设“凤凰城”。

  报道称,这一大片闲置多年的荒地,过去欠农民征地款和银行贷款10多亿元,在碧桂园的开发下,内建有五星级的凤凰城酒店和专为外商服务的别墅区,仅酒店年纳税额就达3000多万元。

  “良好的人居环境,既为当地市民造福,又能筑巢引凤,一批生产力骨干项目争相落户增城,凤凰城因此成为优化增城投资环境的一个重要节点。”上述报道的总结,正代表了增城官方对该项目的态度。

  朱泽君调任梅州后,碧桂园又跟随其脚步,深度好文:基本面研究的深入讨论在梅州开花。目前除平远和大埔两县外,其余6个县区均各有一个碧桂园的商业和地产项目。

  澎湃新闻记者查询梅州国土局官网公示的土地出让信息发现,2013年梅州碧桂园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获得梅江区金山办月梅村三块土地,均以起拍价成交。三块土地出让金分别约为80万元/亩、54.8万元/亩和51.47万元/亩。目前上述土地已被开发为梅江碧桂园。

  值得注意的是,梅市国土资网拍出告字[2012]第4号文件显示,梅州市国土局要求,参与竞买上述三个地块的申请人,注册资金分别应达到2亿元以上、1.5亿元以上和1亿元以上。

  与之类似的是,碧桂园在丰顺县以起拍价获得了三幅总计约318.5亩的商住用地,在拍卖阶段,该县国土局对竞买人提出更严苛的要求:须具有房地产开发一级资质的上市公司;注册资本不得低于人民币10亿元;此外还必须提供境内银行或其分支机构出具的不少于人民币6亿元资金证明。

  碧桂园在蕉岭县获得的约139.5亩商住用地,该县国土局此前亦要求竞买人出具3亿元资信证明,此外还对四星级酒店建设工期和营业期限做出细致规定,最终碧桂园又以起拍价成交。

  2013年底至2014年年中,《增城5市民实名举报梅州市委书记朱泽君》、《“梅州一群干部”举报市委书记朱泽君》等网帖相继出炉,广泛传播,土地交易是其中列举的共同“罪状”。

  在2014年初广东全省的一个会议场合,朱泽君曾公开回应称,被举报后有点抬不起头,被人家视为腐败分子,甚至害怕电话被监控而不敢接电话。

  他特别感谢省里成立调查组对实名举报进行核查,“我非常感动,说实在的,感动到流泪。不管结果如何,我接受组织的考验。”

  朱泽君甚至当场立下“战书”:“如果举报准确,就拿我贪污的钱,拿出5%来奖励举报者。如果没有的话,你讲话要负责任,举报人家要承担责任我们哪怕牺牲自己都在所不惜,不然的话,不能流汗流血又流泪。”

  不久后的5月,朱泽君又在《学习时报》上发表署名文章《领导干部要练好“五功”》,称各种举报当中不乏一些别有用心的恶意中伤和诬告现象,对网络实名举报要及时受理、逐项彻查。如纯属诬告,应公开反馈、澄清是非,还被诬告者以清白,并依法追究诬告者责任。

  他还写道,面对举报,领导干部个人要摆正姿态,拿出应有的气量和精神境界从容应对,不必耿耿于怀,“不管风吹浪打胜似闲庭信步”。

  缺席今年“三纪班”的领导干部,除朱泽君外,还有茂名市委原书记梁毅民和广东省纪委原副书记、监察厅厅长钟世坚等11人。巧合的是,这三人都与茂名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钟世坚和朱泽君都是茂名人。今年8月11日,福建省厦门市人民检察院依法对钟世坚涉嫌受贿、行贿罪立案侦查,并采取强制措施。

  澎湃新闻记者从接近广东省纪委的人士处获悉,据钟世坚供述,2011年9月,其由珠海市委副书记、市长一职调至广东省纪委工作,背后有几位茂名电白的商人老乡资助其行贿时任省委副书记、纪委书记朱明国。

  2014年11月28日,朱明国在省政协主席任上宣告落马;今年2月中央纪委相关通报指出,朱明国利用职务上的便利,在干部选拔任用、企业经营等方面为他人谋取利益,收受巨额贿赂。

  梁毅民曾以茂名窝案后“救火队长”的身份出现。2011年2月,在茂名市委原书记罗荫国案发后,他由佛山“空降”茂名任市长,如今却被普遍认为因行贿广东省委组织部原副部长林存德而遭到查处,令人唏嘘不已。